1. <wbr id="ywpps"></wbr>

            1. <source id="ywpps"><menu id="ywpps"></menu></source>

              <rp id="ywpps"></rp>
                <rt id="ywpps"></rt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ywpps"><menu id="ywpps"><big id="ywpps"></big></menu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黨支部首頁 支部概況 黨建理念 最新動態 黨建要聞
              人民時評:“保衛粵語”是場虛構的戰斗

              信息來源:來源:人民網-《人民日報》


              日常語言的工具屬性,強于其文化屬性。現代大都市,應該有堅持本土語言和習俗的自信,也必須有寬容和接納普通話以及其他方言的胸懷。


              日前,廣州市政協建議廣州電視臺某一頻道,在特定時段改用普通話播新聞。一則尚不具有法律效力的建議,卻引來媒體、市民強烈反應,甚至有“粵語淪陷”、“廣州人面臨集體失憶”之說。


              推廣普通話還是“保衛”方言,實際上并不是“非此即彼”。按我國語言規劃理論奠基人周有光先生的說法,推廣普通話,是要實現“語文現代化”,普及現代共同語。而“保衛”方言,是維持地域文化生態和日常文化生活的重要手段,背后是保持文化的多樣性。既求共性、也存個性,兩個目標相得益彰。


              中國歷來就是官話與方言并行不悖。前者提供規范,后者提供語料,向來都能互補與融合。從現實狀況看,通用語言文字法中,只強調在國家機關、教育、出版等領域提倡使用普通話,而不是“唯普通話獨尊”。


              應該說,國家宏觀政策和法規層面,比較妥善地處理了普通話與方言之間的關系。如果硬生生將普通話與方言的有機聯系割裂,難免得出“推廣普通話就要‘保衛’方言”的結論。


              如果把語言問題放入城市化加速、社會轉型的背景中考察,或許可以看得更為客觀、清晰。


              社會流動日益增強,大城市一般都有“移民城市”的特征,語言必然要承擔交流功能。同時,如上海、廣州、武漢這樣有著悠久歷史的商業型城市,本已形成濃厚的地域文化氛圍,方言可說承載著文化特質,也承載著地域優越感。方言的論爭,正產生于這樣一種碰撞、交流與融合的大背景。

              周有光曾說,許多大城市人口猛增、五方雜處,正在發生“大都會話”的演變,需要以普通話為日常用語。既有“埋單”、“淡定”這樣親昵可愛的方言,也有“簡直”、“美麗”這樣字正腔圓的普通話,在彼此滲透中揚棄、強化和新生,這樣的“大都會話”,可能正是未來城市的語言。


              對于地方文化,也大可不必憂慮。以嶺南文化為例,它的特征可能恰恰就是開放和多元。不說歷史上與中原文化、楚文化、吳越文化的交融,單是開埠數百年來,外來文化、語言“滲透”良多,未見嶺南文化式微,反而貢獻出“打的”、“泊車”這樣別有韻味的新詞。或許正如法國作家雨果說:語言和太陽都不會停住的,到了語言固定的一天,它就死了。


              況且,日常語言的工具屬性,強于其文化屬性,作為一個現代大都市,應該也必須有一種文化上的自信與胸懷。這種胸懷,既包括對本土語言和習俗的選擇和堅持,也包括對普通話,以及其他方言的寬容和接納。真正有生命力的文化保護,正是在不斷吐故納新中,走向創新繁榮,而不是囿于一隅,自說自話。


              歸根結底,在語言問題上,我們需要在法律和習俗之間、在流動與堅守之間,取得一種平衡、保持一份平靜。


              首頁 | 關于銀禧 | 新聞中心 | 產品展示 | 黨建工作 | 服務中心 | 投資者關系 | 責任公益 | 誠聘英才 版權所有? 廣東銀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. 粵ICP備05017312號
              手机免费天天看高清电影 - 视频 - 在线播放 - 影视资讯 - 性姿势